余承东表示,华为采用了鹰翼式设计,研发人员经过3年时间才攻克这一难题,“铰链的设计非常复杂,里面超过100个部件,要做到背对背折叠,中间没有缝隙且平整,是很大的挑战。”

Omar Sachedina:作为一家公司,华为希望在加拿大不断地做大业务,从这个角度看您对中加关系有何期待?您认为如何才能软化目前的环境?